下拉阅读上一章

62

   “本尊可好!”

   鸿钧见泽,绝非他口头上说的那样只是找个倾诉者,但他的算计也非凡人可懂,等他的算计完成,毫不犹豫的将泽送回当初带走的地方。

   泽在原地一现身,就听到了内心中盗一着急的呼唤。

   远在昆仑的盗一,最近几天心神不宁,就要被夹住尾巴的猫一样焦躁。

   之所以如此,那是因为遁一离开之前,曾施展手段将他的命运跟泽相连在一起,两者不管相隔多远,盗一都能感觉到泽的情况,甚至和他交流。

   只不过盗一不是和浊一、浊二那样是泽的纯粹替身,他的存在遁一有着另一层算计。

   但不管遁一有什么算计,泽和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不变。

   可就在前几日,泽的气息突然在盗一的感知中消失,不管盗一用什么手段,都无法察觉泽的存在。

   盗一可不是浊一那种只长肌肉,不长脑袋之辈,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人,在偌大的洪荒,盗一只知道一人,那就是鸿钧。

   第一时间!

   盗一已经知晓,泽被鸿钧找到了,并摒弃了他在洪荒中一切的痕迹,这一刻,盗一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,又怎么可能安心?

   只是让盗一没想到的是,只过了几天,泽的气息再次出现。

   刚出现时,盗一微微一愣,然后大喜地跟泽取得联系,询问他如今的状况。

   “本尊,你没事吧!”

   和盗一一样,浊一也感受到了泽的消失,只不过他没有盗一的本事,推算不出前因后果,只能让迁移的巫族原地等待,然后在周围不停地寻找泽的行踪,直到泽的气息再显,他才着急忙慌地赶来,抓住泽的身体使劲晃道。

   “放开我,我的骨头都要被你摇算散了!”

   泽被浊一摇的头晕脑胀,有种想吐的感觉,为了不被自己的化身摇出脑震荡,他只能出声。

   “哦哦哦!”

   直到泽没事之后,浊一连忙松开手退到一边,露出憨厚的笑容,只是在那边傻笑。

   “我没事!”

   泽跟浊一相处了数百年,自然清楚他的本性,也懒得跟他计较,内心深处回了盗一一句。

   “没事就好!”

  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,盗一沉默了许久,最终只憋出了这三个字来。

   倒不是盗一不想再多说什么,而是他明白,自己的一些特殊又暴露给了本尊。

   就比如,两人明明可以横跨无尽的时空交流,但盗一却从未告诉过泽,甚至有意欺瞒,如今这种事情暴露,泽恐怕对他更加不信任。

   “我见过鸿钧了!”

   对于盗一,泽始终无法喜欢得起来,他自始至终都知道,这个自己的主分身,是三个分身中最不老实的!

   甚至,盗一不管从哪里来看,都不是他的分身,所以没特殊情况,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也要装作不清楚。

   但今日的事情太过特殊,容不得他轻慢,所以泽内心传言道。

   “意料之中!”

   盗一回复得很快道“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会放了你!”

   “他给我的说法是这样的!.......”

   一人计短,两人计长,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,泽自觉没办法看清楚鸿钧的算计,所以也想借助盗一这个特殊的分身帮他分析一下,所以他将和鸿钧发生的事情,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。

   “本尊!”

   “鸿钧恐怕说的是真的!”

   盗一听到泽的讲述,沉吟了许久,最后憋出了一句话来道。

   “废话!”

   “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?”

   思路被鸿钧打开了之后,已经思维方式已经和以前不同了。

   他想起了后世的一句话,骗人的最高境界不是跟对方说假话,更不是那九真一假,而是句句说的都是真的,但是这些真话中却隐藏着说话人中的想法。

   那样被他欺骗的人,哪怕明明知道对方在欺骗,不清楚对方真正目的的情况下还要中招。

   “但是他到底隐藏了什么呢?”

   “这才是我在乎的事情!”

   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件事情也许跟陨落的盘古有关!”

   “也应该很快消失了的遁一有关!”

   盗一憋了半天,终于说出了让泽心中一震的话道。

   “这话怎么说!”

   所以泽迫不及待地询问道。

   “鸿钧的话中,盘古死前,确实无限接近大道,他也必定留下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!”

   “我猜测这其中应该有他重生的手段!”

   “盘古重生?”

   泽被盗一的猜测吓了一大跳,内心翻涌地问道“盘古能重生?”

   “不知道!”

   盗一不会故意误导泽,只是将自己的猜测讲述道“已盘古的修为,不是没有那种可能!”

   “更何况,他在开天之前还捕捉到了遁一!”

   “以遁一的特性,未必不能给盘古留下重生的机会!”

   “尼玛!”

   提到遁一,泽内心中就有种骂人的冲动,这家伙说是自己的盟友,化形之后第一时间跑了,留下的手段也一个比一个坑,怎么能不让泽恼火呢。

   但是!

   泽恼火又能如何,他必须借助这些老阴谋家的谋算,在洪荒中的夹缝中艰难求生,不然以他的能力,在这么危险的洪荒中,可谓是步步危机。

   “本尊应该加快修行了!”

   “只有你修炼到元神之境,消化了遁一留下的所有信息,恐怕才能揭开这一切的一角!”

   如果可能!

   盗一根本不希望泽修炼到元神境界,因为他内心中明白,只要泽有了元神,他就有了炼化自己的能力,那个时候的他将不再自由。

   不错!

   盗一怕泽的就是这一点,为了自己的自由,他也必须在泽没有彻底成就元神之时,获得可以自保的能力,毕竟一个有思维的生灵,不管如何,也不会想要成为另一个人的傀儡的。

   泽不清楚盗一的心理活动,如果知道,泽一定会告诉他多想了。

   泽不是那种没感情之人,和浊一地相处,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情,对于浊一的感情,像兄弟更多于分身,若非迫不得已,泽绝对不会炼化他。。

   当然!

   对盗一就没有这种想法了,毕竟对于泽而言,盗一太不听话了.......

62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