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二十九,后土与泽

   “此人好奇怪!”

   “竟然感知看不出他地跟脚!”

   后土明白帝江举动的维护之情,感激地向他行礼,出了那个空间,离开了不周山。jingwubook.com

   以后土的修为,在这个时代也是顶尖,她若一心赶路,千万里的距离一步即可到达,秋山部落虽然偏僻,她却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随着冥冥中的因果找来。

   来到秋山部落之后,后土并未现身,只是站在暗处仔细地打量着这个能引动她心绪的部落。

   这一看不要紧!

   她立刻察觉了泽在这里布置的一切。

   也明白了自己这次内心为什么会起这么大的波澜。

   因为若是整个巫族全部推行泽在这里的布置,巫族将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实力以几何的速度膨胀。

   而巫族的数量的增加,也会间接着对着这片大地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。

   只不过!

   后土虽然明白了这一切,却并未推算出这个部落中那个叫泽的祭祀藏在何处,就仿佛那个人不在这片洪荒一般。

   但!

   后土是什么人,虽然推算不出泽的所在,可他留下的痕迹却十分的明显,如若后土真的要找他,也只不过麻烦了一些。

   最终泽的存在落入了后土的视线中,而这一见,后土内心中的疑惑更胜了!

   以后土的神通,自然能看出泽的这具身体出自祝融氏的血脉,但是他却并未修行巫族的修炼方法,反而是走了一条新路,一条她从不知晓的修行之路。

   这么做是好是坏后土暂时还不清楚,却有些忍不住想见见他,跟他聊聊,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,能在增加巫族的人口底蕴。

   只不过,在后土还未现身的时候,泽哪里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   “不对劲,不对劲!”

   今日的泽,本是安安分分地躲在自己建造的小山谷中修行,但就在一盏茶前,他内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阵波澜。

   得了遁一部分记忆的他,瞬间明白了,这是遁一的神通在示警,告诉他有什么事情要在他的身上发生了。

   这种感觉一出,泽顿时没了修行的心思,起身思量了半天,也想不明白遁一神通为什么示警。

   秉承着将所有危险都扼杀在摇篮中的心思,泽已经有了提桶跑路的心思,而他却不清楚,只是他耽误的这点时间,已经足够被后土找到了。

   说干就干,则有了避嫌的心思,花费了一些手段,将这些年来在秋山部落收集的五行灵药全部打包,放在了一张虎皮之上打了个结扛在身上,眼神中有些不舍地看了一眼部落的方向,掉头就向山谷外奔去。

   “什么人!”

   泽很谨慎,只是一个预感,他就能舍弃十多年心血建立起来的势力,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在他还未离开山谷,就在无尽花丛中见到了一位身着罗群,端庄神圣的女子。

   “你要离开?去哪里?”

   女子的出现泽是一点也没察觉,她就仿佛一直在哪里,只不过曾经的泽发现不了。

   亦或者,她是自己种下的鲜花成妖,所以才能悄无声息的再次。

   但还没有让泽有深思的机会,女子淡淡出声,她的声音很轻,很柔,带着一种让人不自觉亲近的错觉。

   同时!

   那个声音又掺杂着威严,出口的一瞬间泽的身体不自觉得颤抖,想要匍匐在地,向其献上最崇高的礼节。

   “屈屈魅惑之术,也能让我深陷其中?”

   泽为后世的灵魂,思想中就有不跪天,不跪地,只跪祖宗和父母的执拗,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的一样,他还以为是对方施展了某种手段,顿时怒从心中起,一股血气狼烟冲天而起,驱散了身体上的异样,冲着后土后道。

   同时!

   他秉承着先发制人,后发被人所制的心思,抬手就是一拳。

   庞大的拳风撕了山谷内的空气,更村残着他种下的鲜花,无数的鲜花被他的拳风带起,在空中飞舞,显得危机中的美丽。

   “如此美景,如此轻易被破坏,太可惜了!”

   迎着泽那可以锤爆山峰的拳头,后土并未过多表示,只是深深地看了泽一眼。

   就那么一年!

   整片山谷内的时间仿佛被凝固了一番,一切的美好都被定格在了这一瞬。

   “前辈找在下有什么吩咐!”

   “如果在下能做到,绝无二话!”

   同样被定住了还有泽和他的攻击,这一刻的泽明白,自己和这个女子的实力天差地远,不管他如何的挣扎,只要对方愿意,轻易的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。

   既然不能反抗,泽只能在危机中寻找生路。

   于是泽的大脑飞快运转,也想清楚了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擒拿或者干掉自己,事情还有一线生机,所以他立刻光棍的表明心迹。

   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存在!”

   后土并没有追究泽对她动手,见泽明白了两人的差距,也收起了神通,向着泽走了两步,在他附近的地方一挥手,大地之上凸起了一张桌子,还有两个石墩道“但我对你没有恶意,相反的,我还有求于你!”

   “有求于我??”

   泽耳边听着后土的话,眼中觉流露出一丝惊骇,因为在他的视线中,本来被他一拳破坏的花丛,在后土的两步之后,如被时光逆流了般又恢复了原样,这种神通,在他记忆中的洪荒也只有那些大神通者有这个本是。

   同时!

   泽的心中也是疑惑,在这个时间点上,这些人不应该都在紫霄宫中听鸿钧讲道吗?又有谁会在这个时间点上来找自己呢?

   “不知前辈如何称呼!”

   眼见对方没有杀自己的心思,泽也光棍地坐在了石墩之上,跟后土面对面的问道。

   “本座后土!”

   女子也没有隐瞒的意思,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 “后土娘娘?”

   听到后土自报家门,以泽的心性都忍不住惊骇一声,但很快的他就发觉自己说错话了,立刻闭口不言起来。

   同时也想明白了,在这个时间点上,没去紫霄宫听道之人只有巫族,毕竟巫族只修肉身不修元神,听了鸿钧的道也无用。

   “后土娘娘?”。

   但是,泽脱口而出的这四个字,却也一下子触动了后土的心扉,她虽然不休元神,没有推演过去未来只能。

   但到了她这个层次,只要跟其相关的事情,只要简单的一个称呼,也能让她心有所感,这一刻的后土,看向泽的眼神不同了.......

第二十九,后土与泽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