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五十章与女娲结因果

   “夸父兄弟无需自责,我们巫族兄弟无人怪你!”

   洪荒大地阴谋算计很深,但这其中并无巫族,他们修行浊气,天生不善阴谋诡计,虽然不能说他们蠢,却让他们明白阴谋算计者的心思,也非一时一刻能够的。

   被浊一骂到自闭的夸父,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之中,一边的巫族也被浊一的想法带偏了,但秉承着巫族十二祖巫相近相爱的心思,后羿出言开导夸父,当然这也是他的心里话。

   “你这个巫族很不错!”

   夸父与众多巫族在哪里做什么暂时不表,再说女娲和伏羲。

   作为洪荒中第二位圣人,女娲的才智绝非一般人能比,她可比巫族那些榆木疙瘩看得通透,浊一是有意误导他们,让他们思维进入误区。

   当然!

   这不能说明浊一说的不对,只是在洪荒中,一族想要与世长存,就必须勇往直前,有巫族这种哪怕明知道失败,也要争那一线生机。

   不然一切都按照某些人的算计行事,还有什么未来可言?

   同时!

   女娲又对浊一的身份很感兴趣。

   以她的修为和自己哥哥洪荒第一的推演之术(鸿钧除外),竟然算不出浊一的感觉,更算不出他与自己兄妹的纠葛,这件事情就透露的古怪了,所以女娲对浊一并未轻视,反而自身放低了姿态的称赞了一句道。

   “当不得女娲大神的这声赞!”

   浊一哪有那个脑子构陷夸父,一切的一切自然都是泽在背后主导,而在这里不得不说,浊一是真真正正遁一为他留下来的报命底牌之人,至少到如见,浊一都在一丝不苟地执行自己的意志,并且两个人的关系,就连伏羲和女娲都未曾察觉。

   “不过女娲大神!”

   “这件兵器可以被毁!”

   “但是这段因果,女娲大神和伏羲大神也要欠我巫族的!”

   有了这个底牌,泽又想起了浊二,他与浊一同根同源,应该也不会出问题,所以在一些事情上行事就大胆了许多,比如现在他借助浊一的口说出的这番话。

   “毕竟我巫族对这洪荒可有着大功德!”

   “恩?”

   女娲是什么人,先天神灵诞生最早的一批,她自然清楚巫族在做什么事情,只不过这件事情就算在洪荒也鲜有人知道,如今在这个大巫却是知道,显然他的身份并不简单。

   在想这个大巫体内,五行之力流转,虽然和主流的五行之力有所区别,却也能隐隐地察觉,这身的五行之力来自五位祖巫的精血。

   女娲不惧祖巫,虽然她打不过对方十二人联手,暂避锋芒对方也拿自己没有办法,可巫族身上的因果可不容易沾,沾了后期会有大麻烦。

   所以,这一刻,女娲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。

   “你的提议,我和女娲并不是不能接受!”

   但这一刻,在一边的伏羲却说话了,他眼神灼灼地盯着浊一,仿佛要将对方看穿了一般道“不过!”

   “只凭这个不够我们背上这个因果的!”

   “同样的话,我也跟你说!”

   “如果我们答应了,日后你需要偿还这段因果!”

   “记住了,是你,而不是巫族!”

   “我?”

   浊一被伏羲的话弄得一愣,然后陷入了思考之中。

   浊一也许不明白伏羲在说什么,但是泽隐隐的却有所猜测。

   自己这个洪荒中的小虾米能帮助女娲和伏羲什么?

  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   唯一能让泽想到的就是,女娲后世捏土造人,抑或者伏羲转生人族,需要助他一助。

   但是!

   在这个时间点上,女娲应该还没有造人的想法,伏羲更不会清楚他未来会因为巫妖大战而陨落,现在的他们就能推算到那一步了吗?

   泽心中有些不确定。

   “怎么!你答应与否?”

   而泽不清楚的是,他在陷入思考的瞬间,伏羲已经在内心中悄无声息地推演未来。

   果然!

   在这次伏羲的推演中,眼前这个陷入沉默的大巫,对他未来有着大帮助,唯一可以的是,他的推演之术还不到家,无法推演出对方对他们的帮助到底是什么。

   “好!”

   事到如今,也容不得泽不答应,更何况,他和后世人族也有着一番因果,毕竟他前世是人,今世又占了老祖宗智慧的便宜,这些东西早晚需要了解,多了女娲和伏羲的两个因果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   “既然如此!”

   “你们放下这把兵器走吧!”

   见到浊一答应,伏羲满意地点头,让开了一条出路,算是放他们一条生路。

   “我不走!”

   可此时,夸父执拗的性子又来了,他始终无法舍弃那柄还未出世的剑,坚持不自己一个人离开。

   “愚蠢!”

   浊一面对夸父的执拗,内心中怒气勃发道“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!”

   “这柄兵刃是死物!”

   “你既然能铸造出它第一次,也能铸造出他第二次!”

   “等下一次,这柄兵刃到时候出世之时,你再出手铸造一次就行!”

   “那个时候我们巫族做足了防备,绝对不会和今天一般!”

   “这!”

   夸父直接被浊一说蒙了,因为他说的都是道理,仔细想来确实可以这么操作,如果放弃这柄兵刃,唯一对不起的也就是那死去的百万巫民。

   “夸父兄弟!听这位浊一兄弟的话,我们走!”

   此刻后羿也终于出面跟着劝和道。

   “好!”

   夸父也不是真的不听劝的人,最后看了那柄已经凝固了一半的兵器道“我们走.......”

   说话间率先迈开步子向着远方奔去。

   “妹妹!”

   “你怎么看那叫浊一的大巫?”

   等浊一他们离开之后,女娲并未直接毁了斩妖剑,反而以大法力凝结了这片空间,挥手一抓,连同空间一同收入了江山社稷图中。

   而伏羲全程看着浊一消失的背影,转头问向女娲道。

   “不能查,不能探!”

   女娲丝毫不意外伏羲会问她这句话,语气中不带一丝波澜的道“不知道又是那个老怪物的手笔!”

   “而他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!”。

   “我和妹妹的看法一致!”

   伏羲点头道“那只有那些老东西,才能对我们日后起到帮助吧.......”

五十章与女娲结因果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