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六十被鸿钧逮到

   “异数?”

   “异数!”

   老者出现的毫无预兆,就仿佛他一直在这,又仿佛他无处不在。

   而出现在泽面前地来着,明明就站在那里,可从他身边经过的巫族却一点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,就连浊一这个最强力的保镖,都毫无反应,甚至连泽心灵上的呼唤都无法听到。

   老者出现后,上下打量着泽,先不确定地说泽的特殊,然后又肯定了泽的特别。

   “前辈是何人!”

   老者的出现,泽内心中警铃大作,求助于浊一,他却仍然在指挥着巫族继续迁移。

   此时的泽哪里还不明白,这位老者修为通天,已经将自己和所有人的联系都切断了,如今的他孤立无援,生死都在对方的一念间。

   “本座鸿钧!”

   老者碾须轻笑,没有丝毫要动手的意思,只是笑呵呵地盯着泽,像看到了什么绝世珍宝一般报出了自己的名号。

   “道祖?”

   泽听到鸿钧通名报姓,内心中咯噔一下,涌起无尽恐慌,暗道“完犊子了!”

   作为被浊一和盗一灌输了无数次,自己天生就和鸿钧是敌人的思想,如今他的行踪被对方待了个正着,下场绝对凄惨,苦笑之余道“道祖是怎么发现我的?”

   “凡是行过,必留痕迹!”

   鸿钧很有耐心地为泽解释,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道“更何况你在洪荒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!”

   “哪怕你为异数,连天道都算不到你的行踪!”

   “但是,洪荒中的其他生灵却不在此列!”

   “只要跟踪那些偏离了既定轨迹的生灵,很容易就能找出你的存在!”

   “尼玛!”

   “大意了!”

   鸿钧的这个办法很难吗?

   不!

   应该说极为简单,这个道理泽应该明白的,却被他莫名地忽略了。

   此时事到临头,泽猛然间惊醒,他被这个世界影响太深了。

   自从他来到了这个神通显化的世界,自己的思维被强大的力量所禁锢,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追求力量之上,而忽略了许多东西。

   比如说后世的一些经验!

   他虽然都记得,但从来没有深度挖掘过,只是用到一些浮于表面的东西,而舍弃了对他最有用的见识。

   如果他能多思多想,今日之事绝对不会发生,说不定他还会躲在原本的巫族部落中当一个小透明暗中发育,直到他有了足够的力量再出来浪。

   “道祖打算怎么处置我!”

   可天下没有后悔药,他也太理所当然地将洪荒中的人物当初了故事中的某段文字描述,注定了要遭此一劫。

   直到事不可为的泽放弃了抵抗,老老实实地看向鸿钧,等待着自己接下来的命运。

   “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害你呢?”

   鸿钧一点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,反而挥手间斗转星移,将泽移到了紫霄宫中,在他的面前幻化出了一张石桌和两个蒲团,自己率先坐下道“你是异数,不受天地待见不假!”

   “但你的思维却太过局限了!”

   “别人可以借助你的力量改变天道既定的命数,老道我同样也可以!”

   “所以你安心地坐下,跟老道闲聊一会,等一下我就会放你离开!”

   “额!”

   鸿钧的思维,泽根本无法把握,听他的言语后,泽想到了最坏的一个结果也不过是被他炼制成傀儡生不如死,想开了之后,他也就放开了手脚,坐在了鸿钧的对面道“不知道道祖想聊什么,小子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   “你又想多了!”

   此时两个童子端着数盘奇珍异果出现,悄无声息地放在了石桌上就默然的退走了,鸿钧示意泽可以随便享用这些天地间最珍贵的宝物道“你为异数,却有不凡之处,而你刚才的言语透露出,你最大的依仗是他了解的一些事情!”

   “但是这些对我有什么用?”

   “我为圣人,洪荒之中,我应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!”

   “不应该知道的,就算你说了也改变不了什么!”

   “所以,我重视你的只有一点,你为异数的本身!”

   “老狐狸!”

   泽被鸿钧说得无地自容,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可当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!

   如果鸿钧真的对自己只重视他异数这个特性,又何必费尽心思将自己带到这里来?

   想通了一切之后,泽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对自己接下来每说一句话都会慎之又慎。

   “你还是不信!”

   道祖,作为洪荒中算计最深的人物,泽这种小虾米的心理活动根本瞒不住对方,哪怕他的神通受遁一规则闲置,无法对泽施展,只凭察言观色也会明白泽的心理活动道“算了!”

   “既然你不信,那就不必说话了,听我这个老家伙唠叨唠叨可好!”

   “道祖请说,小子洗耳恭听!”

   泽见杆就爬,听鸿钧不用自己说话,内心惊喜万分,急忙表态,自己可以将耳朵借给对方,然后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。

   “你也许知道很多秘密!”

   “但你知道的秘密不是真相!”

   鸿钧仿佛真的要做一个倾诉者,眼神投向紫霄宫的大门处,语气缥缈的道“老道我作为盘古开天之后第一个圣人!”

   “在洪荒生灵的眼中,我也许尊贵无比!”

   “其实他们不清楚的是,我这个老家伙的可怜!”

   “可怜?”

   泽从未想过鸿钧会用这两个字来形容自己,这简直颠覆了泽的一切认知,他心中明知道不能相信对方的任何一句话,却还是被他的话头给牵引,再次出声。

   “不错!”

   鸿钧点头道“我被盘古算计,入了这片洪荒大陆,就与大道无缘!”

   “也许你不相信!”

   “如果不入洪荒,老道我是有机会追寻大道的!”

   “可是入了洪荒之后,我就有了被赋予的使命!”

   “我是掌劫者,要一次次推动整个洪荒的量劫,消弭洪荒的隐患,直到无量量劫后,天地再回最初的状态,我才可超脱!”

   “可是,无量量劫啊!”。

   “其中涉及的因果多么庞大!”

   “庞大到,就算是我,也承受不住,最终只能与天地同寂.......”

六十被鸿钧逮到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