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65

   “侵我血海,扰我清修,后土,给我去死!”

   冥河因阻后土成道之因果,对他起了杀心,手中的元屠、阿鼻两柄杀道圣剑抬起,化作两道通天彻地的剑芒,狠狠地向着后土劈去。

   其剑芒上携带的凌厉杀气,引起了血海之中无数冤魂鬼哭狼嚎。

   “哼!”

   “不自量力!”

   若是以前的后土,还会忌惮冥河三分,但她刚才处于成圣前的悟道之中,虽然被冥河给打断,却也有了很深的感悟,修为噌噌地向上涨,已经有了不弱后世准圣的战力。

   可以说!

   此时的洪荒,除了鸿钧,后土就是天下第一人。

   迎着冥河斩来的剑芒,后土不闪不避,抬手就是一拳轰出,强大的力量震动着血海附近的空间,一道道空间裂缝出现,毁灭之力在其中翻涌,直接撞击到冥河的剑芒之上。

   “不好!”

   “危险!”

   冥河的剑芒,在后土的拳头之下如同纸片一般脆弱,直接被后土的拳头给锤爆,而后土的拳劲不减,将血海直接打穿冲着冥河而去。

   感受到后土拳头上的恐怖力量,修为在大罗金仙后期的冥河自知自己抵挡不了,想要逃走,但后土的拳头之上有种封锁周围空间的能力,冥河根本逃不开。

   眼见后土的拳头就要轰到自己面前,冥河急忙运起脚下十二品业火红莲防御。

   轰!

   十二品的业火红莲为先天至宝,其防御力极为强大,就算有了准圣级别战力的后土,在一拳轰上之后,都没有第一时间破开。

   “该死!”

   但是!

   后土的这一拳虽然破不开业火红莲的防御,其拳头上的力量却侵入其中,冥河根本挡不住那股力量,身体在业火红莲的保护之中炸成了一团血水。

   “后土,我跟你拼了!”

   作为天地间有数的大神通者,冥河可谓是最难杀的一个,只要他在血海之中,几乎就是不死不灭的。

   被后土一拳轰碎身体的冥河,在血海的另一边显化,遥控着丢落在刚才之地的元屠阿鼻两剑,化作两条万丈血龙疯狂地冲上了后土,誓要将她一剑两段。

   当!

   准圣打大罗金仙,就像一个壮年打三岁孩童一般,哪怕是三岁孩童身怀利器,却也没有足够的力气捅死壮年。

   所以!

   迎着元屠阿鼻两剑,后土不闪不避,一个瞬移出现在两柄杀剑袭杀而来的轨迹,双手探出,不惧剑上的锋芒,狠狠地抓上了两柄剑的剑锋之上。

   “嗡嗡嗡!”

   阿鼻和元屠剑确实是天地间的至宝,比那诛仙四剑也不差半分,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它们根本不是后土的对手,直接被后土抓住了剑身。

   两剑被后土制住,本身的灵性疯狂反击,无数的剑芒冲出剑身,纷纷切割着后土的手笔,期盼能破开后土的防御,为自己逃离争取机会。

   但是!

   后土为祖巫,本身防御力在洪荒中就是最强的,如今战力又突破到了准圣,肉身防御更是无敌,又岂会是两剑能破开的?

   她就那样任由两剑的剑芒切割肉身,爆发出一串串的火星,手指逐渐用力,要将这两柄剑彻底擒拿。

   “红莲业火!”

   眼见自己的本命双剑就要落在后土的手中,冥河此时急了,身形化作一团血光出现在后土身侧,脚下业火红莲突然爆发,一股黑色的火焰从其上喷出,燃烧着整个空间发出吱吱的声音席卷上了后土。

   “咦!”

   业火红莲的火焰可燃尽世间一切罪孽,而巫族所修的浊气天生就被业火所克制!

   以后土此时的实力,在被业火给缠上了之后,身体内都传来了一股强烈的灼烧感,那一刻,后土的目光变了,直接松开了抓在手中的元屠、阿鼻两剑,身上气机勃发,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直接将他身边的业火排除一空。

   “此等宝物,我们巫族要了!”

   下一刻,后土的身影陡然从原地消失,再出现时,已经在了冥河的头顶。

   此时的后土为了夺去业火红莲,已经不打算留手,直接隔空轰出了数万拳,每一拳都砸在冥河脚下的业火红莲之上。

   “后土你敢!”

   冥河和后土的修为相差巨大,原本后土的平常一拳,都能震死他,如今认真的后土连轰了数万拳,其产生的破坏力,不止再一次震死了冥河,更让血海的面积扩大了上百万里。

   死而复生的冥河,还未来得及高兴自己的底盘扩大了,却见后土幻化出祖巫真身,双掌死死地按在业火红莲之上,看她表情,誓要将业火红莲给镇压。

   此刻的冥河恼羞成怒,怎么能让后土轻易得手?

   他立刻召回了元屠和阿鼻双剑,手持利刃疯狂地扑向了后土,要阻止他镇压业火红莲。

   “给我滚!”

   后土感受到红莲业火有可能是他们巫族的克星,怎么允许这种宝物流落在外?

   哪怕她明白,自己得了这件宝物也无法用,内心中也下定决心要将其收回,自然不能让冥河阻止。

   所以她冲着冥河大吼一声,抬起脚来一脚踹出。

   “轰!”

   没有任何意外,冥河再一次地被后土打爆,阿鼻元屠双剑也跌落在了血海之中。

   “后土道友!”

   “先前是我冥河不对!”

   “坏你机缘在先,又对你起了杀心!”

   “我冥河再次向道友致歉,还请道友手下留情,还我护身至宝!”

   连续被后土轰杀三次,冥河怎么不明白,此刻的他根本不是后土的对手,为了不让自己的宝物被夺,哪怕冥河知道此时的血海,有无数的大神通者关注,还是拉下了面皮向着后土道歉,希望他不要在继续镇压业火红莲。

   “冥河!”

   “若是一般的宝物,我后土还你也不无不可!”

   后土怎么可能轻易答应冥河的要求,要知道这件宝物对巫族威胁太大了,也就是自己侥幸突破了,不然在冥河面前,会被他压着打,一个不好,陨落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 如此威胁!!

   后土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整个巫族和他的哥哥姐姐考虑,又怎么会轻易罢手?

   所以他断然拒绝道“但是此宝物对我巫族克制,我今日必须取走.......”

65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