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63

   “巫妖大劫?”

   “后土祖巫是在何处听到这等消息?”

   鸿钧的问题太过高端,以此事盗一和泽的本事,就算他们能想出办法,也无法对鸿钧有半分影响,所以也只能作罢。

   泽继续着带领着巫族向着迁移之地前进,只是让泽没想到的是,在他还没将这批巫族带到目的地,后土又找来了,而且一开口就说出了如此劲爆的消息,一时间弄得泽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 对于巫妖大战的演化,泽心中原本有些认知,可是经过了跟鸿钧见面,对于此刻的洪荒,泽根本把握不住。

   为此他只能装作不知道地询问道。

   “是天机显化而出!”

   后土之所以来见泽,也不求着他能想出什么应对大劫的办法,只是心中有个念想,找一点安慰罢道。

   “后土祖巫!”

   “我等巫族补休元神,无法窥视天机,你怎么能从天机中知道这种事情呢!”泽表露出一幅我见识小,但我不傻的表情道。

   “你什么表情!”

   骤然间知道大劫,还无从应对的后土心情并不美丽,却也不会对泽动手道“你忘了你先前的建议,希望巫族招揽洪荒大神通者的事情了?”

   “这个消息就是从他们身上获取的!”

   “洪荒有大神通者愿意加入我们巫族?”

   泽当然记得这件事情,只不过那只是他随口一说,他可是知道的,那些大神通者对巫族的影响并不好,让他们傻傻的帮巫族渡劫,可能性不是没有,却十分渺茫,除非那些人脑子坏掉了。

   “没有!”

   说起这事来,后土就有些气馁,他去寻找大神通者加入巫族也不是一个两个了,但各个都选择拒绝,也让他明白了,巫族的这场劫难,那些人并不看好,所以后土没好气地道“但透露一个消息,还是有人愿意的!”

   “此人可信?”

   泽表露出应有的怀疑问道“不会存心不良吧!”

   “自然不是!”

   后土对于自己和凤凰的矫情极为笃定,所以坚定地回答道。

   “那也不对啊!”

   泽面露疑惑道“巫族大神通者虽然强大,但整体战力不如我巫族!”

   “更别提其附庸势力,若是我巫族不顾一切地对他们发动战争,我巫族虽然会损失惨重,损失却也在能接受范围之内!”

   “更何况根据后土祖巫你的讲述,巫族的那些大神通者也不是时常聚集在一起的!”

   “如果十二位祖巫突然对其中落单的妖族妖神下手,绝对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掉他们一两人!”

   “不给他们半分营救的机会!”

   “这种情况下,还未完全成型的妖族真的能威胁我们巫族吗?”

   “偷袭?”

   泽虽然在那里自言自语,却也不留痕迹地为后土指出了一条路来,很显然后土悟到了泽的这个办法,大脑飞快地推演起来。

   可惜,最后后土还是放弃了。

   后土之所以放弃,不是说泽的这个办法不好,相反的,还有很大的操作性。

   如果集合十二祖巫的实力,出其不意的情况下,干掉三五个妖族妖神轻而易举,一旦真正让他们做成了此事,妖族在没有新的大神通者加入以前,完全不是巫族的对手,只要他们一直追着帝俊太一他们打,也行真的可以提前度过这次巫妖大劫。

   但是!

   这一切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鸿钧不会出手干预!

   鸿钧会不会出手干预?

   这个答案是肯定的!

   他既然作为一个掌劫者,必须保证大劫的如原定计划推行,如果中间出了什么纰漏他也会想办法弥补。

   而后土虽然不知道鸿钧掌劫者的身份,却也将他纳入了假想敌,最终得出的结果殊途同归。

   泽不留痕迹地看着后土面色变化,最终放弃了自己的引导,心中叹息一声可惜道“后土祖巫,是不是这其中还有其他原因?”

   “不错!”

   后土既然让泽想对策,就不会故意隐瞒一些重要信息,所以肯定了泽地猜测道“如果我们现在出手,鸿钧有可能会出手干预!”

   “圣人?”

   泽装作大惊失色道“如果他对我巫族出手,我们根本挡不住的!”

   “后土祖巫千万别开这种玩笑!”

   “没有开玩笑!”

   后土祖巫不知道泽是在跟她演戏,语气十分坚定地道“他可能会出手!”

   “那可就麻烦了!”

   泽嘴上苦笑连连,内心却鬼主意层出不穷道“后土祖巫,不知道父神给没给我巫族留下什么宝物?”

   “嗯?”

   泽宝物两字一出口,后土的面色瞬间大变,死死地盯着泽语气森寒道“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!”

   “还真有!”

   泽心中暗自经验,脸上却表现出另一种神情道“我猜的!”

   “猜的?”

   对于这个答案后土一点也不相信,看上泽的眼神都变了道“这种事情你也能随便猜到的?”

   “后土祖巫!”

   泽露出苦笑道“我如今不再年轻了,在洪荒中也活了两百多年了!”

   “一些大众化的秘密我也是能知道的!”

   “就比如昆仑山上的那三位,传说中是父神元神所生,他们一出生就有天地至宝相随,我们巫族和他们同样是父神的孩子,没有理由父神不给我们留下宝物的!”

 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 泽的解释逻辑缜密,至少后土没相处什么不正常的地方,所以祂缓缓地收起了警惕,语气淡漠地道“这件事情你就不用多想了,父神没有给我们巫族留下什么宝物。”

   “你那骗鬼呢?!”

   泽忍住吐槽的心思,内心中暗自腹诽,却也只能想想道“那只可能有一个办法!”

   泽终于露出了隐藏的獠牙道“我们巫族也出一个圣人!”

   “圣人?”

   泽此言一出,就算后土也给他吓了一大跳,倒不是她心理素质不行,而是泽的相关太过骇人听闻了。

   要知道,整个洪荒中的大神通者都清楚,不修元神,不能成圣,而巫族自诞生时就注定了吸收大地浊气,彻底绝了圣人之位,因此十二祖巫从未想过成圣之事。

   如今听泽这么说,后土又好气又好笑地道“你倒真能想!”

   “我们巫族没有成圣之法,又被大地浊气所染,怎可能成圣呢!”

   “为什么不行?”

   泽表露出茫然的表情道“鸿钧能成圣,确实是修炼元神有成,最终得了圣位!”

   “但本质上,修行元神之法,也是吸纳父神开天时的清气!”

   “作为父神开天中两大力量体系之一,浊气的等级不比清气差半分!”

   “吸纳天地清气可成圣,那么我等巫族修行大地浊气,自然也可成圣啊!”

   “对啊!”。

   “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等就想不明白呢!”

   后土被泽的言语惊呆愣当场,一时之间无法言语,同时心中勇起了一股野望,仿佛某一扇被关闭的大门被推开了一般.......

63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