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五十五兴师问罪

   “祖巫,浊一临阵逃跑,毫无血勇之气,应当重罚!”

   帝俊、太一成立妖族之前,巫族之中也起了一些波澜。

   大战之后,十二祖巫并未着急回归隐居之地,因此此次的事情影响太大了,他们巫族还没有过被灭了百万族民的先例。

   于是集合了当初参战的所有大巫,召开了巫族第一次大会。

   会上,夸父始终过不去当初浊一逃跑的那个坎,在他朴素的认知中,总觉得浊一如果不逃跑,百万巫族也不会全军覆没。

   “好了!”

   “你们下下去吧!”

   “浊一和泽留下!”

   十二祖巫听取了夸父的讲述,其中绝大部分对浊一这个巫族感官极差,甚至如祝融这种脾气暴躁的,恨不得直接出手打死浊一,最终被后土所阻。

   等一切十二祖巫都了解清楚后,后土回退了其他大巫,目光看向了浊一身后的泽,语气冷漠地道“泽,你对此有何解释?”

   “后土大巫,我没什么好说的!”

   后土的举动让其他大巫都露出愕然深色,不明白后土为什么不追究浊一的责任,反而问一个体内毫无浊气的巫民。

   但是其他人祖巫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把目光投向了不怎么显眼的泽。

   泽被十二个祖巫盯着心里发毛,他可是见识过十二祖巫强大实力的,每一个都能轻轻松松地拍死自己。

   而面对后土的问责,则更没有辩解的意思。

   “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今天你和浊一都走不出去!”

   “你可想好了!”

   后土可是亲自将七滴巫族精血交给泽的,她虽然不明白泽为什么不融合那七滴精血增强自己的实力,却也看出来,浊一身上的那五滴精血,就是当初自己给他的。

   而他没用那五滴精血给了浊一,以巫族淳朴的性子,自然会对泽唯命是从,再说,从后土了解的东西中,她也知道了,浊一之所以选择逃跑,完全是为了保护泽,所以她对浊一并无恶感,反而对她寄予厚望的泽失望透顶。

   “后土祖巫!”

   “我并不认为明知道打不过对方选择撤退是错,反而明知道必死,仍然莽撞地拼命,才是真正的大错特错!”

   泽感受到了后土内心中的杀意坚决,如果今日自己无法说服他,恐怕真的会命丧至此,所以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淡淡地说道。

   “屁话!”

   这一次没等后土开口,祝融先曝气发言道“我们巫族顶天立地,只有战死之巫,没有逃命之巫!”

   “你这家伙临阵逃跑不觉是耻,反而振振有词,我打死你!”

   “祝融祖巫我有个问题问你!”

   祝融说打死泽就要打死他,哪怕祝融在泽的身上感受到了自己的气息,知道他是自己这一脉的巫,仍然没有留手的意思。

   幸亏在关键时刻,十二祖巫中的老大帝江,关键时刻施展空间神通,暂时定住了祝融的攻击,不然泽此时必死。

   而在生死边缘转了一圈的泽,哪怕心里清楚,自己现在就是死了,也会在浊二身上重生,仍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,同时内心中涌起一丝怒火向着祝融问道。

   “我倒是要听听你如何狡辩!”

   这次说话帝江,他虽然出手救下了泽,也只不过是出于对后土的信任,决定给泽一个机会道。

   “祝融祖巫!”

   “我知道巫族奉行的道理是在绝对的力量之下,可以碾平一切困难!”

   而泽已经明白,接下来的回答,会关系到自己和浊一的生死,容不得他丝毫大意,所以泽最先回答了祝融道。

   “但是!”

   “前些日子的大战,在座的各位祖巫也已经看到了!”

   “我们巫族没有横推一切的力量!”

   “洪荒大神通者无数,只来了十三人,就已经跟各位打得有来有回,后面还跟着捡便宜的女娲和伏羲!”

   “如果他们两个也参与战斗,后果我相信在座的各位祖巫就算能胜,也不容易吧!”

   “这个你逃跑有什么关系?”

   祝融倒是很吃泽的这一套,语气稍缓道“仍然不能掩盖你逃跑的恶性!”

   “我不认为我逃跑是错!”

   泽丝毫不在意地道“明知道打不过对方,还仍然去跟被人拼命,对我而言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情!”

   “还不如先跑掉,等我将来有实力了再打回去!”

   “而且!”

   巫族对于暂时撤退这个说法并不感冒,他们几千万年来,奉行的就是死战,又其会被泽的三言两语就改变固有认知?

   所以泽并没有给对方再次开口的机会道“我们巫族作为洪荒第一大族!”

   “巫族可以说是遍布洪荒!”

   “巫民的数量更是不计其数!”

   “几千万年来巫族的数量更是无法统计!”

   “可是各位祖巫没有想过!”

   “巫族这么多的子民,如今还在世的大巫又有几个?”

   “是我巫族诞生大巫困难?”

   “不见得吧!”

   “在这么长的时间积累下,我等巫族大巫就算没有上千,也有数百吧!”

   “但是这些大巫现在又身在何处?”

   “都已经死绝了!”

   泽的话如同连珠炮一般说出道“之所以会如此,那就是因为我们巫族大巫,抱着打不过也要打的心态,最终死战而亡!”

   “但是如果!”

   “那些大巫能知道不是敌人对手,暂时性选择撤退,等找到其他大巫帮忙,或者活下来继续变强,最后前去报仇,我们巫族的大巫还会这么稀少吗?”

   “而如果我们巫族大巫足够多,不说能否出现第十三位与在座的祖巫一样的巫族守护神!”

   “只凭足够多的大巫数量,恐怕洪荒中不管哪个大神通者也不愿意招惹吧!”

   “我!.......”

   泽一连串的责问和解释,让在场的十二位祖巫被问得哑口无言,仔细想来,他们都觉得泽说得很有道理。。

   明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,又何必和对方拼命呢,留下有用之身,回头再找回场子,把别人打死,总比自己好吧。

   这一刻,巫族的价值观被泽微微的扭转了一些,但也只是这一些,对整个巫族而言的好处那就是无尽......

五十五兴师问罪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