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二十六,比试

   “我叫泽,出身祝融氏,离火部落,出来寻找新的落脚点,偶遇意外,流落此处,前来寻求帮助!”

   秋山巫族,是厚土一脉的一个分支,距离泽曾经的部落不知道相隔了多远!

   而十二祖巫虽然亲如兄妹,但是他们的部族却并不混居,基本上是相同一脉的巫族彼此居住在一个大范围内,极少有其他部落的巫族跑到别的祖巫下限分支。158txt.com

   当然!

   同一脉的巫族也不是都生活在一起的。

   毕竟在这个年代,巫族还是靠着狩猎为生,不懂耕作的他们,只靠狩猎是难以满足百万人以上的巫族生活所需的。

   越偏僻的地带,巫族部落的人就越少,只有洪荒中最精华的部分,才会出现超大规模的巫族部落。

   秋山部落肯定不属于这种超大型的部落,只看居住环境的布置,就可看出,他们的人口比泽原本所在的部落大不了多少,这也是泽选择这个部落的原因。

   “祝融祖巫一脉?”

   巫族的文明还十分的落后噗,交流起来不能文绉绉或者拐弯抹角。

   可是泽的那句话中却蕴含了许多含义。

   第一,他点出了自己的出身,又解释了自己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全都是意外,不是他跨越无尽距离自己走到这里的。

   第二,他表明了自己是离开族群去寻找新的落脚点,而在巫族中,能够出去独立寻找新的落脚点的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泽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小巫的层次,因为只有小巫,才有资格在危险的洪荒之中开辟出一块适合巫族繁衍的安全之地。

   第三,就是所谓的寻求帮助。

   这里的寻求帮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,是在告诉先前询问自己的巫族,我是一个孤家寡人的小巫,有着不菲的战力,赶紧来招揽我吧,我会答应的。

   “兄弟你等一下,我回去告诉祭祀一声!”

   能被排到部落外守门的,都是巫族里面极少有脑子的巫民,因为只有脑子相对其他人灵活,才能事先发现危险,为自己的部落争取到抵御敌人的时间。

   虽然!

   守门的巫民没有完全明白泽话中包含了那么多的意思,但有一点他想明白了,那就是自己部落遇到了一个落单的小巫,如果他能加入自己部落,自己的部落生存情况会大大的改善,就算不能加入,也不要轻易得罪。

   而能和小巫交流的,只有部落中同为小巫的祭祀,于是那个两米多高的汉子,跟同伴打了一声招呼后,一溜烟的跑进了自己的部落。

   “这位兄弟怎么称呼?”

   秋山部落的祭祀没有让泽多等,一阵地浪翻滚后,两道人影出现在了泽的面前。

   来人一个是身高三米,比泽高出半个身子的中年男人,另一个则是披着妖族兽皮,手持一根木棍的垂垂老者。

   两人出现的瞬间,就自己的打量了泽一番,但是在泽的身上,两人并未感觉到同为小巫的气息,这让两人的眉头微皱,其中那名中年男人更是跨出一步,站在泽一米的距离,俯视着泽问道。

   “我叫泽!”

   被人俯视的感觉一点也不好,但是泽又不能发作,谁让他长得有些矮呢,哪怕他一米八的身高,在后世人族中也算高个了,但对于巫族而言,他确实不高,泽也只压住心中的不快,淡淡的说道。

   “我的族人说你是巫?”

   男人的性子比较直,是最传统的巫族个性,所以说话更是直来直往道“但是我觉得你身上没有小巫的特性,你是在骗我们吧!”

   “眼睛看到的有时候不是真的!”

   “不如咱们试试力量?”

   巫族同样是力量为尊,被人这么轻视,泽的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些火气。

   “重!”

   但对于泽的邀战,还为等那个大汉答应,在他身后的老巫出声道“不要冲动,不管如何,他都是巫族,受伤了不好!”

   “祭祀大人多虑了!”

   老巫的话更是能气死人,但他本质上是没有恶意的,他怕那个叫做重的小巫,控制不住力道,万一伤了泽就不好了。

  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远来是客的说法,却有着同样的思维。

   而老巫的话让重有些迟疑,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继续下去,不过泽可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,毕竟他来此是有目的的。

   所以泽是时候开口,并深处了自己的左手,意思就是不用战斗,只是单纯的比较力量。

   “是个汉子!”

   泽都如此表现了,老巫自然不会多说什么,借这个这个机会试试泽有没有小巫的实力也不无不可。

   而在没了老巫的阻止,重也就不再客气,他虽然有些欣赏泽的性子,却也被他的举动激起了胜负欲,所以他很自然的伸出了手,结结实实的跟泽握在了一起。

   开始的时候!

   重还想等着泽出力,自己被动防御,这样自己也不会不小心的伤到了泽。

   但是!

   泽全程都是淡漠的看着重,手上一点力气也不用,几个呼吸后,重也明白了泽的意思,一种被小瞧的屈辱感从重的心头升起,他不自觉的用上了力气。

   “咦!”

   只是让重没想到的是,自己因愤怒栓率先加力,但是他的力道流入泽的手上,却如同捏在了一块坚硬的妖兽腿骨上,没让泽的手掌变哪怕一丝形状,这让重微微的发出了一声轻咦,不自觉的手上力气再加。

   “古怪古怪!”

   作为秋山中为二的小巫,祭祀全程看着一切的发生,他清晰的感受到中身上的力气从先前的试探,到中期臂膀上的肌肉和血管粗壮如蛮龙,到最后大地之上隐隐的传来了某种波动。

   老巫知道,重已经用了全力了!

   但反观泽,全程都没有表现出巫的特性,只是淡漠的站在哪里任重加大力道的捏合,全程脸色都是平淡无波,手掌更是没有丝毫变形。

   这一刻老巫确定了,泽绝对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巫,如此继续下去也没有意思,于是他开口道“重,好了,你输了!”

   “兄弟真厉害!”

   “我承认你是一个强大的巫了!”

   祭祀在重的心中分量很重,他出言后,中爆发出来的力量逐渐收起,然后看向泽的目光中流露出的喜欢与佩服,等两人的手掌分开之后,重更道“我为我先前的无理跟你道歉,等会我愿意献出我最宝贵的宝物!”

   “重兄弟说笑了!

   “你何曾对我无理了?”。

   “咱们只不过是平常的交力玩耍罢了!”

   泽自然不会要中所谓的宝物,巫族里面这些蛮汉子能有什么宝物,最好的也不过是某只强大妖族的骨头罢了,对泽根本没用,所以他直接给了重台阶下,而泽的这番举动,也让秋山部落的这两个巫极为满意,最终邀请泽进入了自己的部落......

二十六,比试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