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十九章,泽与遁去的一

   “主仆契约?”

   莲子为大道之中遁去的一,本应该为众生提供一条生路,但在自己这里,却被逼上了绝境!

   如今的它,若是想在洪荒中存活,只有三天路可走。185txt.com

   第一条,很自身品级跌落一样,蕴含的大道也降级,成为洪荒中天道之下的,一缕生机,一个可能。

   显然,莲子不愿这么做,不然它现在也不会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。

   第二条,本体分裂,等级再降,这条路更是莲子不愿选择的,因为一旦他分裂,就等它舍弃了自己的道,不再是大道之下遁去的一。

   舍道之难,难于登天,无数修士,为求大道可以舍生忘死,不成道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,它也是亦然。

   最后一条路则是融合一个异类,夹缝中求生存,也是它遁去的一个路。

   本来这条路也是死路,毕竟能与自己一样都在这个天道之内的易数,天下间本就少之又少,在它要死不活的状态下,只能在这里苟延残喘下,遇到的概率几乎为零。

   可!

   就像它的道一样,凡事都有例外。

   就在今日!

   天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,从本洪荒中一切变化皆在其掌握的状态下退出,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,而这个破绽的出现,让莲子感应到了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泽这个变数,如此它迫不及待地向着泽发出了指引,将其引到了自己的身边。

   可!

   让莲子万万没想到的是,它本打算夺舍泽的身体,让自身彻底摆脱如今的尴尬处境。

   但现实很残酷!

   泽这个后世而来的灵魂,不止不在天道之中,更不在大道之内,让其的一切算计全部成空,更备齐窥探到了自己的跟脚。

   跟脚被查,如同某种魔鬼被人掌握了真名一般,所产生的影响绝非简单的事情。

   幸好!

   泽不能修道,不明白其中的道理,于是莲子萌生了另外一个念头,趁着泽懵懂无知之时,诱骗他签下大道契约,成为自己的奴隶,帮助他从如今的困境中解脱出来。

   “我主你仆?”

   不过!

   这颗莲子小瞧了泽这个后世的灵魂,他虽然对道之理解一窍不通,可让他成为别人的奴仆,这绝对不可能的。

   所以在得到了莲子的信息之后,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   不过,泽也没有立刻跟莲子翻脸的意思。

   这颗莲子虽然看上去要死不活的,但它毕竟是从开天辟地中留存下来的生灵,可以说是跟盘古同根同源,泽思维上认为,如果自己跟它翻脸,最终他绝对讨不了好。

   哪怕他清楚,这颗莲子在遇到了自己后没有跟他动手,自身必定有着巨大的隐患,在未弄清楚以前,他还是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回怼了莲子一句。

   “嗡嗡嗡!”

   泽的回怼让莲子不健全的灵智异常愤怒,本体不停的颤抖,仿佛下一刻就爆发出大招,教训一番泽这个敢将它视为奴仆的生灵,但可惜的是,他自身可以赐予一个机会,一线生机,却没有什么杀敌的本领,更何况还是在它发育不健全的时候。

   “轰!”

   莲子的反应,让泽想到了一个词语。

   色内历荏!

   一瞬间泽做出了决定,打算试探一番,毫无征兆的汇聚全身力气,一拳轰在莲子的外壳之上。

   巨大的力量跟莲子的外壳碰撞在了一起,发出了震动四方的巨响之声。

   但是!

   泽的那全力的一拳,却未曾撼动莲子的外壳一分,甚至强大的反震之力,还震得他连续退出了数十米,差一点就一步踩空跌落在了某个莲蓬的空洞之中。

   “嗡嗡嗡!”

   泽的这一拳把莲子给打懵了,本能的发出质问,斥责泽攻击它。

   “嘿嘿,原来你只是个样子货!”

   但是莲子不知道的是,它的质问彻底证实了泽的猜测,这一刻的他,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,大步再次走到了莲子面前,脸上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   “嗡嗡嗡!”

   莲子看到泽的笑容,顿时发出不安的声音,却又再次证明了自己的虚弱。

   “哈哈哈!”

   泽见此更是开怀大笑起来,内心中涌起了无尽的贪婪。

   是的!

   就在泽发现了莲子的无力后,他心中升起了将莲子蕴含着的造化夺过来的心思。

   别说泽打不破莲子防御的鬼话。

   将心比心!

   如果你遇到了一个透明的玻璃箱子,里面装着数以万计的黄金,哪怕那个箱子的玻璃坚固异常,你现有的手段根本打不破它。

   但是这个重要吗?

   玻璃箱子没有反击你的能力,而你虽然暂时没有办法打破它,未来却未必不能,等你的实力足够,或者找到了足以破快这个箱子的工具,里面的一切都会是你的。

   道理是同样的!

   莲子虽然不是一个完全的死物,但是泽如此冒犯它,它没有出手将自己击杀,就代表着它根本没有那个能力,所以这颗莲子所蕴含着的造化,迟早是他的。

   “嗡嗡嗡嗡!”

   莲子曾与泽有过灵魂上的短暂融合,哪怕它的神智发育还不健全,但是还能猜出泽的心中在想什么,又一次发出了声音。

   “平等是不可能平等的,你就乖乖的成全我吧!”

   泽感受到了莲子的心意,它不再强求跟自己签订主仆条约,而改成了平等誓约,但它却小瞧了后世之人的贪婪,那种能够全部拥有,不会给别人留一分的心思,让泽直接选择了拒绝。

   “嗡嗡嗡嗡!”

   “恩?”

   被泽拒绝之后,莲子更急了,也许是因为生死危机触发了它大道的特性,让莲子想到了一个迫使泽妥协的办法,再次发出了一阵声音,而也是这个声音,让双眼充满贪婪的泽停下了脚步。

   “如何证明你说的是真?”

   莲子说了什么,让泽忌惮?

   很简单!

   莲子是在告诉他,泽猜测的是正确的,自己确实没有能力杀他,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力量杀他。

   死亡的威胁促使着者暂时熄灭了内心的贪婪,想要看一看莲子到底还有什么手段能威胁到他的生命。。

   “呼呼呼!”

  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有弄死泽的本事,莲子的身体再次颤抖了几下,本来笼罩在泽头顶上那散发出光芒的花粉薄了几分,隐隐约约的,泽能看见他头顶上有着一片巨大的黑暗,黑暗之中,某些泽略微熟悉的身影,让他的身体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.......

第十九章,泽与遁去的一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