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五章:替他更衣,被他调戏

   君北宸这一句话,问得沈琉璃无语以对。

   她抬起头,瞠目结舌地盯着君北宸望了一瞬,心里排腹不已。

   这家伙,刚刚不是还说,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吗?

   怎么现在,又开始用昨晚的事情调戏她?

   见沈琉璃不说话,君北宸扬了扬眉,当即轻笑一声,“怎么?有胆子脱本王的衣服,没胆子穿上去吗?”

   沈琉璃心里无语,直接开口道:“殿下,既然你已经说了,昨晚你和臣女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,所以昨晚的事情,就不要再提了!”

   声音虽小,但语气不容置喙。

   君北宸没有说话,望着身材娇小却透着煞气的沈琉璃,目光慢慢往下移,在落到她的手腕处时,眸中闪过一抹寒意。

   “这是被他们打伤的?”君北宸问道。

   沈琉璃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就看到自己的手腕上,遍布大大小小的新旧伤痕。

   沈琉璃不动声色地将袖子拉上去,遮住了手腕上的伤痕,“殿下,衣服已经给你穿好了,没什么事情,臣女就先出去了。”

   沈家的事情,还没有解决。

   而相比沈家人,她觉得面前的君北宸更加危险!

   说完后,沈琉璃不等君北宸回应,就径直转身走出房间。

   可没想到,她刚一转身,君北宸就猛地抓住她的手腕,不由分说往她手里塞了一把匕首。

   沈琉璃回过头,狐疑地望着君北宸,“这是何意?”

   “你是女孩子,总不能赤手空拳去教训他们吧?”

   君北宸淡淡地笑着,但眉眼间明显流露出看好戏的意味。

   沈琉璃没有回应,低头打量着握在手心的匕首,只见手柄处镶嵌着一个硕大的幽蓝宝石,周围是神秘诡谲的符纹,一看就是非凡之物。

   打量片刻后,沈琉璃眸光一闪。

   很显然,这匕首是君北宸的随身之物。

   虽然好奇为什么君北宸会将随身携带的匕首交给她,但她并没有多问,只是握紧匕首不动声色地转过身。

   在走到禅房门口的时候,君北宸清冷的声音又一次传来,“丫头,这匕首一旦出鞘,必要饮血。”

   似乎是知道沈琉璃不想跟他说话,所以君北宸自顾自地补充道:“今儿天气不错,你要是想杀几个人助助兴,尽管杀,不管多少人头,本王都给你兜着!”

   沈琉璃大为震惊。

   没想到这个眉清目秀,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家伙,竟然真是传说中喋血无情的魔头。

   虽然如此,但君北宸的话还是给了她很大的底气。

   既然有人兜底,那她就不需要有丝毫顾忌!

   于是乎,沈琉璃背对着君北宸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后。当即握紧匕首将其藏在袖子里,推门走出了禅房。

   禅房外,沈家上下看到沈琉璃一个人出来,都明显松了一口气。

   沈玉棠走到沈琉璃面前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琉璃,宸王殿下呢?”

   沈琉璃抬眸,平静地回答道:“他已经走了。”

   听到君北宸走了,沈玉棠马上就变脸了。

   目露凶光地瞪着沈琉璃,抬手就甩她一巴掌!

   “贱人,连宸王殿下的床你也敢爬,你活得不耐烦了!宸王殿下什么身份,你是什么身份,你连给殿下舔鞋都不配!”

   被沈玉棠不留情面地羞辱,沈琉璃眸光一寒,手中匕首快速出鞘,狠狠划向沈玉棠的手掌心!

   “啊——”

   掌心被锋利的匕首划出一条大口子,沈玉棠发出一声撕裂的惨叫,捂住流血不止的手,冲着沈琉璃嘶声大吼:“沈琉璃,你你你……我是你的父亲,你敢对我动刀子!”

   沈琉璃将匕首横在身前,凌厉的双眸中透出嗜血的光芒。

   “近我身者,必见血!”

   一字一顿,带着浓浓的杀意,惊得在场的人瞳孔一缩,身子不自觉地颤抖。

   可偏偏有人不信邪,根本就不把沈琉璃的警告当回事,磨拳霍霍向她靠近。

   “沈琉璃,你是不是忘记刚回沈家的时候,是怎么被我打得下跪求饶的?在我面前,还敢这么嚣张!”

   沈逸铭边说边抡着拳头砸向沈琉璃的下巴,“我今天就代替父亲好好教训教训你!”

   面对沈逸铭的拳头,沈琉璃只是将身子一偏,就轻而易举地躲开了。

   趁着沈逸铭拳头落空失去惯性,沈琉璃握紧匕首,狠狠插进沈逸铭的手腕处!

   “啊!!!”

   伴随着沈逸铭撕心裂肺的惨叫,沈琉璃眼神冰冷,咧起嘴角嗜血地笑道:“沈逸铭,我当然没有忘记,当年你就是用这只手,强行摁着我的脑袋,让我被迫下跪求饶不说,还让我啃了一嘴泥,如此大辱,我怎么能不还给你呢?”

   说完,沈琉璃握着匕首用力一转,将匕首拔出来的瞬间,还带出了沈逸铭的手筋!

   血光溅了一地,吓得众人连连往后退。

   “好可怕!她竟然直接挑断了沈逸铭的手筋!”

   “天啊!她怎么这么狠心,竟然废了自己亲哥的右手!”

   “见血了见血了,佛前见血是要出事的,速去通知皇帝陛下!”

   “沈家怎么养出了这么一个怪物?这根本就是一个祸害!”

   “不行了不行了,沈家大公子流了好多的血,我看不下去了,太血腥了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几乎所有人,都瞪大眼珠子,惊骇地望着沈琉璃。

   沈琉璃依旧将滴血的匕首横在身前,眉目间透露出丝丝杀意。

   “我刚才说了,近我身者,必!见!血!”

   在匕首见血后,此时的沈琉璃,俨然一个嗜血修罗,以一己之力和众人对抗!

   禅房里,君北宸站在窗边,静静观望着庭院里的一切,玩味的笑意依旧。

   这时,一个黑影从角落处闪出,毕恭毕敬地立在他身后。

   黑影沉声提醒道:“殿下,匕首魔炆可是您的钟爱之物,就这么给了沈家二小姐,是不是不太合适?而且魔炆还有摄魂的能力,万一她控制不住魔炆的煞气……陛下又在云禅寺,再继续这样下去,会出事的。”

   君北宸微微抬眸,脸上依旧是不在意的笑,“凌青,你的担心未免多余,你看她,不是使用得挺好?”

   闻言,凌青为之一愣,顺着君北宸的目光望过去。

   在看到一个绝美的白衣女子手握匕首,静静地立于人前时,他的眼中瞬间流露出震撼的神色!

   “她她她……她竟然控制住了魔炆的煞气!”

   君北宸纠正道:“不,应该说……是魔炆控制了她的煞气。”

   “殿殿殿下,”凌青更加震撼了,眼睛瞪得铜铃般大,“您的意思是,魔炆选择了……她?”

   此时的凌青,目光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沈琉璃,惊得差点站不稳脚。

   跟在君北宸身边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见过,魔炆会选择除君北宸以外的人!

   君北宸不甚在意,打了个哈欠后,慵懒地转身往床榻走去。

   昨晚,他可是折腾到半夜,一宿未眠。

   也不知道那丫头要闹到多久,他先去躺一会儿,待会再起来看好戏。

   “殿下,你快看!”

   可刚躺下,凌青突然大声喊道。

   闻言,君北宸马上起身,快步走到窗边,顺着凌青的目光望过去。

   在看到庭院中的一幕后,原本对什么事都淡然处之的他,竟也第一次流露出了惊愕的目光。

   那丫头……

第五章:替他更衣,被他调戏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